我校创意写作作家班学子喜摘第三届国际诗酒文化大赛诗歌铜奖
发布日期: 2019-10-14 浏览次数:

金秋十月,中国酒城四川泸州迎来诗酒飘香、群贤毕至的年度文化盛宴。10月8日起,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第三届中国酒城·泸州老窖文化艺术周“诗意浓香”颁奖盛典在中国酒城大剧院举行,全球一千余名诗人和诗酒文化爱好者亲临现场,见证了“诗意浓香”全球征文赛事奖项及“1573国际诗歌奖”的盛大颁布,总奖金226万。创意写作学院作家班学生黄明洋的组诗《杳杳》,从全球26万件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摘得份量很重的铜奖。昨日,黄明洋载誉归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手持奖杯奖证,在本校大门前留下了极具象征意义的影像。

大数据与软件学院2016级软件工程学生黄明洋是本校首届作家班成员,三年多来,在创意学院老师们的指导下,一直致力于诗歌创作,先后在《诗刊》《山西文学》《武当风》《陕西诗歌》《三峡诗刊》等报刊上发表数十首诗歌,业内已崭露头角。

据黄明洋介绍,组委会累计收到全球26万份诗作,大赛分设了社会组和校园组大奖,黄明洋所在的校园组,全球共有43人分获金银铜奖,十几个国家和地区的获奖者齐集酒城,加上盛况空前。国际诗酒文化大会组委会主任、中国作协副主席、著名诗人吉狄马加,空军少将、朱德元帅嫡孙、空军指挥学院原副院长朱和平,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主席、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副会长胡占凡,中国歌剧舞剧院党委书记魏银久等重量级嘉宾出席了颁奖盛典。

此外,俄罗斯作家协会莫斯科分会亚太地区国家文化合作国际委员会主席肯纳季·谢苗诺维奇·什拉普诺夫、意大利诗人圭多·奥尔达尼、波兰和英国双重国籍诗人哈提夫·贾纳比等数十位国际诗人,国家艺术基金理事、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徐沛东,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国家一级演员单秀荣等数十位文艺界嘉宾,作家、四川省作协主席阿来等数十位文学大家,《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李栓科等数十位媒体高层,以及国内上千名诗人、学者、诗歌爱好者莅临了此次盛典。期间,由中国歌剧舞剧院精心创排的优秀剧目《李白》、《恰同学少年》亦在中国酒城大剧院进行多场次惠民演出,集思想性、艺术性与观赏性于一体,为获奖者带来了顶尖水准演出和民族文化的洗礼。

黄明洋坦言,五天的颁奖盛会,他终生难忘。而作家班丁伯慧、毕然、苏瓷瓷等多名老师对他的悉心培育,同样师恩难忘。

附获奖诗歌:

杳杳

作者/黄明洋

1

面对火车驶过铁轨,我们将浪费一个下午

用纸张和钢笔去验算,太阳落下的时间

是否正确。在我离开北方的日子里

涪江已经过了枯水期,船只从桥洞穿过

灯光昏暗。1998年我生于北方,来到南方

1998年你出生于南方,但留在南方

生活在一座被三条江养活的城市里,你

将说起在21楼的故事,喝酒亦是好事

吃饭和在江边上散步也是不错的选择

我也会和杳杳说起,被烟头

烫伤的手指上留下的戒疤,还在隐隐作痛

可是你不同于其他人,所以在此刻失眠

写下这些文字,跟候鸟飞回北方

2

在给杳杳写诗的日子里,我将在人群中走失

和他们一样,在雨天打伞,在花园种植玫瑰

在春天的时候,坐在双子湖发呆

或许我们太热衷于事物的表面,像城市里

被规定的行道树,需要保持安全距离

今天,我们不再写日记,也不再说起

在涪江游泳是一件美丽的事

或者雾气蒙蒙的石头,是早晨六点涪江

升起的鱼尾纹。今天,杳杳的身体侧躺在

长满青苔的江面上,看我骑马归来。

3

歌曲的高潮还在继续,铁轨的带来的抖动

是纸张再一次折叠

中年男人将扑克拿起再放下,他对我说起

在东北的这些年,过得很凄苦。孩子和

他的母亲只能靠搬运村口的雨水

来维持只一年的收成。女人在梦中醒来

孩子在座位上哭泣,女孩们跟她们的同伴

讨论起学校的八卦,炫耀自己男友在身上

留下的吻痕。今晚,夜过子时

扑克回到纸盒里,男人看着窗外,灯光昏暗

沿着衮动的铁轨伸向远方

4

和杳杳走过的一个下午,生出一张黑白胶片

生出一只唱歌的夜莺。我将对着河神

伸出手臂,像行驶在涪江二桥上的公交车

只能装进江水的肚子里。

今天我将回避下雨,抽烟。像一把羽毛

在风声如锯的黄昏中徘徊。二叉树上打结的

青瓦,如解冻的薄铁片切开雨

祸及六月。在另外的一个季节里

我寻找过水,像街道上滂沱的轰鸣声

是树叶敲打夏天的喉咙,所以今天

我会在杳杳的瞳孔中,练习游泳

5

这是我自杀失败的第三天,孩子拿着

长在沟壑里跑出的咳嗽。干燥的太谷没有

粮食,用来酿酒。镰刀现在开始做减法

麦子黄了,杳杳在已经坐在山岗上

痉挛的六月,是我这些年见过最多的雨水

他们都将浮在我多余的骨头上。喝一杯

杏花春,沉默再次将梦打碎,太阳将从

男人们的喉咙里喊出来。

 

《七月》

——给GL

有的人走得很慢

是否在跟自己的影子对话

日光炸裂的温度,像一颗头颅

伸出窗外,迎接黄昏

涪江路上,骨头在夜晚练习行走

它们爬上梯子,试着穿过河道

它们制作弓箭,试着驱赶野兽

这个时候知了开始呐喊,用于

吸引异性,直到拂晓才开始睡觉

桂冠被月光裹住时,像一粒胶囊

糖衣在江水里退却,苦涩

将席卷整个夜晚

菜农用小车拖着黎明出现在桥头

我们整理着装,目视

前方向今天敬礼

 

《八月》

不必哄骗,干旱的地方嘴唇会裂开

像在戈壁上穿过的铁轨,锈迹斑斑

无组织的人在游荡,像鱼的眼睛

直到死亡也不会闭上?;蛐碚庋埠?/span>

起码这些逝去的事物不会骗人

或者过于炎热,饥饿开始在市场街蔓延

马匹也开始放慢脚步,马蹄离开地面

铁钉会与马掌脱落。是呀!

有人说:雨水太多天空将会枯萎

镰刀的锋利,不足以割除八月的粮食

冬天的时候,黄明洋靠打猎维持生计

天空还是带着疲惫,在我诞生的月份

子宫破碎。虚无的人呀!

有多少次的爱情,真的是用锄头耕耘的?

有多少次的黄昏,真的是用火烧云装饰的?

这是一个不恰当的象征,像一个符号

比如你叫我名字,我未必会回答你

 

《十月》

十月不远,即可触摸的肢体赤裸着

抱着酒坛的少女,坐在集市上

嘴里含着飘落的树叶,枯黄的十月

瓷器在里面装满哽咽,被孩子无意的打碎

氧化的秋天,像一块被人遗弃的铁

在码头重叠再重叠。古铜色的北方在诉说

三个季节的篝火,将主宰世界

海水漫过月亮,飞过的海鸟折断翅膀

在南方生儿育女,落草为寇

残疾人失去眼睛的第三个年头

在青苔上播种一场雨,在冬天

收获一场雪??赡芄诤涞脑倒?/span>

紫葡萄上水在黎明上凝结成霜

停留在她肩膀上的蝴蝶

再一次飞过涪江,落在我的手心

 

《十一月》

——给Y

回家途中,银杏树叶最后一次颤抖

阿颖你看到了吗?码头上??康挠温?/span>

血液已经凝结成霜。做过水手的人

使用一种语言,向冬天敬礼

不远的山坳上,枇杷树开花后,迎接

下雨的早晨。等太阳的时候

做一个梦,像需要到达对岸的人

躲在蚕蛹中,等待长出一对翅膀

阿颖!我们开始建筑一堵墙

以轻盈的舞步,飞向天空

在有火柴和泥土的地方,我们将烧制瓷器

或者在炉火中取出一块红砖

这是个失礼的季节,帽子会折断你的头发

感冒也会在夜晚盛行。当在我们的睡眠中

雪花是雨滴凝结成的泪珠,飞翔时

音符和钟摆会告诉我们

喝醉的子弹,会在梦里开出花来

 

 

(创意写作学院供稿)

 


a6彩票平台 69| 633| 99| 513| 486| 690| 276| 447| 921| 462| 897| 990| 321| 519| 567| 384| 642| 519| 981| 123| 126| 57| 855| 930| 894| 504| 600| 288| 660| 363|